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定继承 >> 文章正文
徐汇区人民法院:叶某1诉叶某2法定继承纠纷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叶某1诉叶某2法定继承纠纷案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徐民一(民)初字第4920号


  原告叶某1(又名徐某1)。
  委托代理人章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叶某2(又名徐某2)。
  原告叶某1诉被告叶某2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7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1年8月18日、2011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章某、被告叶某2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叶某1诉称,其母亲叶某与父亲徐某某结婚后生育两子即原、被告。1955年11月30日,叶某与在台湾的徐某某离婚,后于1967年10月1日与邢某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原、被告父亲徐某某于1997年11月27日在台湾去世,原告及其妻子去台湾办理了继承遗产事宜,后原、被告各继承了父亲名下台币200万元、2条5两黄金及一些邮票和金银纪念币。因余下部分黄金重量不等,较难在原、被告间分配,剩下的重5两金条1根(后经被告去银楼称重为187克)、重1两金条1根、重三钱三厘“徐某某”印章金戒指1枚、金项链1条及一些金银纪念币由母亲叶某保管。继承父亲遗产后,原告及妻子曾给叶某18,000澳币(当时相当于人民币10万元),被告也曾给叶某10万元人民币(以下币种若无特别说明均为人民币),再加上其他收入,叶某名下应当有20-30万元的存款。2010年7月,原告回国探望病重的母亲,发现被告已经将母亲的存款转掉。2011年叶某去世,被告私自领走了叶某的抚恤金约4万元。叶某生前曾写信给原告,信中称“将来我的美金和澳元会留给你的”,2000年还曾在信中说“如今我去银行已经不行了,一切均由某某(被告的小名)来支配”,原告认为母亲立有遗嘱,被告于2000年就开始控制母亲的存款并擅自转移。现原告要求继承母亲叶某名下的遗产,包括银行存款20-30万元、重187克的金条1根、重一两的金条1根、重三钱三厘的“徐某某”印章金戒指1枚、金项链1条、金银纪念币若干及抚恤金4万余元。
  被告叶某2辩称,对原告陈述的身份情况无异议。母亲叶某的银行存款包括某某银行的养老金和中国某某银行的共享金两部分,这两部分存款到叶某去世时还结余7,641.70元,现由被告保管,其余存款叶某生前已经处分完毕,其中叶某曾赠与被告10万元,赠与原告8万元。对于金银物品,现在只有重187克的金条1根,叶某生前已经将金条送给了被告,但被告考虑到兄弟情谊,仍愿意将其中的一半给原告,其余原告所述的金银物品均不存在,叶某生前都自己处理掉了。叶某去世后,其单位发放抚恤金及丧葬费共计38,200元,由被告领取并保管。因被告照顾母亲付出较多,故希望在分割遗产时能够适当多分。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叶某(又名叶某某)与徐某某于1941年8月27日结婚,婚后生育两子即原、被告,双方未收养其他子女。1955年11月30日,叶某与徐某某经原上海市蓬莱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叶某于1967年10月1日与邢某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亦未收养子女。邢某于1992年3月21日死亡,叶某于2011年1月21日死亡。叶某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因原告长期在国外居住,故叶某生前被告对其尽了较多的赡养义务。
  2010年9月,原告受叶某委托,从叶某账户内提取存款6万元,现保管在原告处,原告愿意将该笔钱款作为遗产分割。被告称上述钱款系叶某对原告的赠与,叶某还曾给原告2万元,叶某于2010年也赠与被告10万元,这是叶某生前对自身财产的处分,原告处的6万元被告不要求分割。原告不认可叶某曾赠与被告10万元,认为该笔钱款系被告擅自提取,要求该笔钱款作为叶某的遗产一并处理。
  自2010年7月起,叶某名下某某银行养老金账户存折(账号:300****)、中国某某银行共享金账户存折(账号:1001****)由被告保管。2010年7月至2011年1月,叶某名下某某银行账户陆续取款共计1万余元,2010年12月30日,叶某名下中国某某银行账户取款9,700元,被告称上述取款均用于叶某生活开支及丧葬费,现尚有结余。办理叶某丧事花费13,856元,均由叶某生前留有的存款支出,原、被告均未承担上述丧葬费用。叶某死亡后,上述两账户内的存款余额均由被告取出并保管,加上之前结余的钱款,被告称其处保管的钱款共计7,641.70元。
  被告处有重187克金条1根,庭审中,原、被告均同意该金条由双方各半所有,因分割金条产生的损耗、费用由双方各半承担。
  叶某死亡后,其生前所在单位上海市黄浦区某某小学发放抚恤金、丧葬费共计41,086元,因在叶某死亡后其单位多发放了一个月的养老金、共享金,其单位收回养老金1,951.30元、共享金927.60元,被告实际从该单位领取叶某的抚恤金、丧葬费共计38,207.10元,现该笔钱款由被告保管。
  以上事实,除原、被告陈述外,另有上海市公证处出具的婚姻状况公证书及亲属关系公证书、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火化证明、叶某名下某某银行对账单及存折、叶某名下中国某某银行对账单及存折、上海某某银楼有限公司结算凭证、上海龙华殡仪馆发票、上海市黄浦区某某小学出具的证明及收据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应予认定。
  本院认为,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遗赠办理。被继承人叶某写给原告的书信中虽有“将来我的美金和澳元会留给你的”这样的表述,但该书信的主要内容并非对其名下财产的分配,故原告据此认为叶某留有遗嘱,本院难予认可,本案的继承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办理。被继承人叶某的配偶、父母均先与其死亡,故其名下的遗产应由其子女即原、被告继承。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依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叶某死亡时留有的财产有重187克的金条1根、由被告保管的存款7,641.70元。对于原告保管的存款6万元,现被告不要求分割,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原告认为叶某的存款自2000年起均由被告保管支配,被告对此予以否认,且即使叶某账户内的存款由被告提取,在叶某死亡前也不能排除上述钱款由叶某使用或处分的可能。被告认可自2010年7月起叶某名下的养老金、共享金存折由其保管,其对自2010年7月起从上述两个账户内提取的钱款能够作出合理的解释,故原告认为被告擅自转移叶某的遗产,本院不予认可。原告认为叶某名下至少应有20-30万元的存款、重一两的金条1根、重三钱三厘的“徐某某”印章金戒指1枚、金项链1条、金银纪念币若干并要求分割,因被告予以否认,原告又未举证,本院对该项诉讼请求不作处理,当事人今后若有证据证明的,可通过协商或另行起诉解决。
  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于金条原、被告的分割意见一致,本院予以准许。对于被告保管的存款,考虑到被告在叶某生前对其尽了较多的赡养义务,故在分割时应适当多分,具体份额由本院酌情判处。
  叶某名下的丧葬费、抚恤金共计38,207.10元,不属于叶某的遗产,原、被告也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为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系叶某生前供养的人,故该笔钱款应当由原、被告平均享有。因丧葬费、抚恤金及存款7,641.70元均由被告保管,故应当由被告向原告进行给付。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现在被告叶某2处的重187克金条1根归原告叶某1、被告叶某2各半所有,因分割金条产生的损耗及费用由原、被告各半承担;
  二、被告叶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叶某122,2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900元,减半收取计2,450元,由原告叶某1负担1,690元,被告叶某2负担760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叶某1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叶某2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何 倩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王 君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协议离婚制度
·购房用了女友名离婚房子..
·人民法院受理哪几类涉外..
·上海市各区县民政局婚姻..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范..
·法院判决离婚的理由:感..
·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
·杨振宁称与翁帆有代沟
·上海结婚登记手续
·涉外离婚的管辖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