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股权分割 >> 文章正文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徐某与王甲离婚纠纷一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徐某与王甲离婚纠纷一案

民 事 判 决 书

 

(2010)沪二中民一(民)再终字第9号

 

  抗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徐某。
  委托代理人丁某某(系徐某之母)。
  委托代理人徐某某(系徐某之父)。
  被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王甲。
  徐某因与王甲离婚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09)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711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2010年4月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作出沪检民行抗字(2010)16号民事抗诉书,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19日作出(2010)沪高民一(民)抗字第13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员周斌出庭。申诉人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丁某某、徐某某,被申诉人王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08年2月19日,王甲起诉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简称虹口法院)称:其与徐某婚后因性格不合,为琐事争吵不断。2006年11月、2007年7月,其曾两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未获准许,但夫妻关系未有改善,故再次起诉要求与徐某离婚。离婚后,儿子由其抚养,徐某按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1,00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对孩子的探望,要求每周一次,周五接走,周六送回。现在上海市曲阳路某弄某号701室房屋(以下简称曲阳路房屋)内财产,随房屋的归属,给付徐某折价款2.5万元。徐某处有王甲的金戒指、手链,要求返还。王甲处没有劳力士手表。徐某处有存款40万元,要求各半分割。曲阳路房屋价值220万元,要求归其所有,愿意给付徐某房款110万元。20万元参与船的投资意向没有最终落实。没有出资200万元设立上海福慧文教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慧公司),注册资金是经济城代办,公司现亏损,要求徐某共同承担。上海市天宝路某弄某号3001室房屋(以下简称天宝路房屋)是其父母出资购买,有王甲产权份额是因为要借用王甲名义进行贷款,贷款亦由父母归还,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同意分割。出售上海市洛川路某号某室房屋(以下简称洛川路房屋)得款10万元已用于曲阳路房屋的装修及生活。2007年9月,从股市取出的7.3万元已全部用完。第一次起诉离婚时徐某认可有15万元国债在徐某处,要求各半分割。
  徐某辩称:结婚多年,夫妻感情一直很好。2006年3月,发现王甲有外遇。现夫妻没有感情了,故同意离婚。如果离婚,孩子由自己抚养,王甲按月给付抚养费2,000元。如果孩子随王甲,则徐某每月给付抚养费600元。要求每周五将孩子接走,周六将孩子送回。王甲处有劳力士手表,要求其给付折价款3.5万元。现在曲阳路房屋内的财产随房子走,归自己所有,给付王甲折价款2.5万元。曲阳路房屋主要由徐某出资购买,现价值220万元,要求归己所有,房屋贷款各半负担。2004年曾投资20万元参与船的经营在王甲叔叔处,要求分得10万元。其与王甲出资200万元设立福慧公司,在王甲名下,要求分得投资额的一半100万元。其与王甲出售洛川路房屋得款13万元,与王甲父母共同购买天宝路房屋,该房中属王甲的产权份额,要求王甲给付一半折价款。王甲股票账户中获利63万元,要求各半分割。2003年4月7日,徐某将10万元划帐给王甲,王甲于2004年10月12日投入股市,要求王甲返还10万元。徐某处没有40万元存款。在徐某处的国债15万元、存款2万元,其中国债3万元是姐姐委托代购的,已归还,余款已全部用于还贷、购物、旅游、支付律师费等,2008年2月3日取出的存款已全部用完。欠曲阳路房物业管理费共同承担。在王甲财产未查清并分割前,徐某不同意离婚。
  虹口法院一审查明:王甲、徐某于1993年9月8日登记结婚,1994年11月16日生育一子名王乙。婚初夫妻关系尚好,后因徐某认为王甲有外遇,夫妻产生矛盾。2006年11月1日、2007年6月20日,王甲曾两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未获准许。夫妻关系没有改善。现王甲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再次起诉来院,要求与徐某离婚。
  另查明:王甲名下股票资金账号10053XXX内,王甲自2006年11月1日第一次提出离婚之日起,2007年4月24日,证券转招商银行42,000元;6月22日,证券转招商银行28,000元;7月18日,证券转银行600元;8月2日,证券转银行69,000元;9月17日,证券转银行500元和73,000元;12月14日,证券转银行14,900元。至2008年9月22日,资金账户余额25.05元。王甲名下中国银行账号40XXX0101881258XXX账户内在2006年3月17日、18日存入17万元,3月20日支取17万元。王甲名下中国工商银行账号1001068001111236XXX账户内至2008年11月7日余额3,172.65元。王甲名下中国工商银行账号1001010416023026XXX账户内在2006年6月至今未发生存取款明细。王甲名下卡号4580603482042XXX账号为1001180022002153XXX账户内至2008年10月27日余额55.11元。
  徐某自2006年11月1日王甲第一次提出离婚之日起其名下招商银行账号0139514111账户内在2006年11月4日,取款54,999.90元;11月7日,取款4,000元;11月8日,取款2,200元;2008年2月3日取款2万元,2月5日取款3,000元。徐某名下广东发展银行账号6225683529000306XXX账户内2007年11月23日取款7,500元;12月18日取款4,000元;至2008年7月3日余额499.49元。徐某名下中国工商银行卡号6222001001107616XXX账号为1001202901219282XXX账户内在2007年8月20日支取1,500元,9月19日支取11,000元,10月16日支取1,580元,11月23日支取20,800元,至2008年11月8日,余额38.19元。账号为1001010416023025XXX账户内在2006年6月至今未发生存取款明细。徐某名下证券账号为F958874321至2008年11月14日无资金余额及股票余额。2006年11月20日,在(2006)虹民一(民)初字第5520号王甲与徐某离婚纠纷一案庭审中,徐某表示其名下有15万元国债。2003年4月7日,徐某将其名下的10万元存入王甲名下。王甲将10万元委托兴业银行理财,2004年4月25日到期。王甲在10月12日,将10万元存入股票资金账户内。
  再查明:2005年8月,案外人殷某出资300万元,王甲出资200万元设立福慧公司。王甲持股比例40%。2006年2月,殷某以300万元将60%股权出让给案外人吴某。
  2000年1月,王甲、徐某以69万8千余元的价格购买曲阳路房屋,徐某单位划付114,255.70元支付徐某购房款,双方向银行贷款36万元,主贷人为徐某。至2008年9月,尚余贷款91,153.65元。2001年4月取得产权证,权利人登记为王甲、徐某。2008年1月,一审法院另案判决王甲、徐某支付上海宏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该房屋2003年4月至2007年9月的物业管理费10,589.40元、滞纳金100元。本案一审审理中,王甲、徐某均表示曲阳路房屋当时价值220万元。双方均主张房屋归己所有并居住。2008年10月22日,王甲将105万5千元交一审法院代管以支付徐某房屋折价款。
  2001年12月,王甲、徐某以11万元的价格出售王甲名下的洛川路房屋。
  2002年1月24日,王甲父母以64万2千余元的价格购买天宝路房屋,以王甲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20万元,贷款期限15年。房屋权利人登记为王甲父母、王甲及王乙。2002年1月,王甲与其父母签订房屋权属声明和还贷承诺协议,言明购房款全部由父母出资,王甲名下的贷款由父母归还。父母在世时,王甲不得以共有人名义分割处置房产。后房屋贷款由王甲父母负责归还,并于2003年11月提前还清。2003年9月,王甲父母以36万9千元的价格出售王甲父亲名下的上海市曲阳路某号某室房屋。
  2008年4月7日,一审法院征求王甲、徐某之子王乙对父母离婚后随父母生活的意见。王乙表示父母离婚后,愿意随王甲共同生活。王甲月收入3,000元。徐某月收入3,500元。
  虹口法院一审认为:夫妻关系的存续应以感情为基础,王甲、徐某婚后未能正确处理好家庭矛盾。2006年11月、2007年6月王甲起诉法院要求离婚未获准许后,夫妻关系未有改善,夫妻感情已破裂,依法应准予离婚。至于双方争议的孩子抚养问题,王甲、徐某之子已年满14周岁,考虑孩子的意见,依法确定随王甲生活为宜。孩子抚养费数额,法院根据徐某的收入、孩子的实际需要,依法酌定。对孩子的探视问题,双方意见一致,可予照准。对曲阳路房屋内财产的分割,双方均表示随房屋的归属,给付对方2.5万元折价款,与法不悖,可予照准。王甲主张徐某处有王甲的金戒指、手链,徐某主张王甲处有劳力士手表,因双方否认,各自又未提供证据证明,本案不予处理,王甲、徐某可在有证据证明财产下落后,另行主张。徐某主张曾投资20万元在王甲叔叔处,王甲及王甲叔叔对此均否认,因涉及他人权益,本案不予处理,徐某可另案主张。曲阳路房屋系王甲、徐某夫妻共同财产,考虑照顾子女的原则及王甲已将房屋折价款交法院代管、审执兼顾的原则,离婚后该房屋归王甲所有并居住为妥。王甲父母出资购买的天宝路房屋,虽以王甲名义向银行贷款,但贷款已由王甲父母归还结清,权利人登记为王甲父母及王甲、王乙,可以认定为是王甲父母明确向王甲一方的赠与,该部分出资,应认定为王甲个人所有,徐某主张该房屋系王甲、徐某出售洛川路房屋后出资购买,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该节事实,故徐某主张分得该房屋的八分之一产权折价款,法院不予支持。徐某主张王甲股票账户中获利63万元,未提供证据证明,法院不予采信。王甲自2006年11月1日第一次提出离婚之日起至今从股票资金账户内划出的228,000元,徐某在2006年11月4日从招商银行提取的54,999.90元,2008年2月3日取款2万元,2006年11月20日徐某在离婚诉讼庭审中自认的其名下的国债15万元,考虑到该期间双方处于离婚诉讼期间,且双方均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故该些款项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各半分割。徐某要求王甲返还其于2003年4月划帐到王甲名下的10万元,因该款发生时夫妻关系尚好,且王甲已将该款投入股市,王甲从股票资金账户内划出款项已分割,不能再行处理,故徐某的该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王甲主张徐某处有存款40万元要求分割,未提供证据证明,法院不予采信。徐某主张分得王甲在福慧公司投资额的一半100万元,因该投资额已转为公司财产由公司所有,离婚时不能直接分割,故此部分共同财产,本案不予处理。王甲、徐某所欠上海宏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曲阳路房屋物业管理费10,589.40元、滞纳金100元,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由王甲、徐某各半承担,对外承担连带责任。
  2009年1月15日,虹口法院作出(2008)虹民一(民)初字第851号民事判决:一、准予王甲与徐某离婚;二、双方所生之子王乙随王甲共同生活,徐某应自2009年1月始按月给付孩子抚养费1,000元至孩子18周岁止;徐某可以于判决生效之日起每周周五晚7时到儿子王乙住处接走王乙,至周六晚7时将王乙送回其住处,王甲应予协助;三、现在上海市曲阳路某弄某号701室房屋内财产归王甲所有,在上述房屋内徐某个人衣物归徐某所有,王甲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徐某财产折价款25,000元;王甲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徐某股票资金分割款114,000元,徐某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王甲存款、国债分割款112,500元;王甲、徐某所欠上海宏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物业管理费10,589.40元、滞纳金100元,由双方各半承担,对外承担连带责任;四、上海市曲阳路某弄某号701室房屋产权归王甲所有,并携子王乙居住,房屋贷款由王甲负责归还;徐某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从上海市曲阳路某弄某号701室迁出,自行解决居住;王甲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给付徐某房屋折价款106万元。一审案件受理费10,000元,由王甲、徐某各半负担。
  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要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双方所生之子随徐某共同生活,王甲按月给付抚养费1,000元至孩子18周岁,探视的问题不用约定,王甲随时可以看孩子。2、撤销一审判决第四项,要求曲阳路房屋归徐某所有,由徐某携子居住,贷款由徐某归还,徐某给付王甲房屋折价款106万元;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中的第一、二项,要求曲阳路房屋内的财产归徐某所有,徐某支付王甲财产折价款25,000元。曲阳路房屋从来源和房屋的贡献来说徐某的优势都大于王甲。3、王甲给付徐某股票资金债权分割款314,000元;徐某支付王甲国债分割款97,500元。4、王甲向徐某支付天宝路房屋折价款30万元或保留相应的诉权。5、依法分得王甲处的船务款10万元、福慧公司净资产中王甲所占份额的一半以及王甲名下H股的香港股票。
  王甲辩称:1、双方所生之子随王甲生活。徐某现要求孩子随其生活,完全是为了抚养费和房屋。2、王甲一直要房屋并且支付了折价款,徐某在同意房价220万元的情况下不同意支付折价款,一审庭审记录里都有记载,表明徐某不要房屋。房屋价值70万元,除了11万元是徐某出的外,其余都是王甲出的,装修也是王甲出售洛川路房屋的钱款,房屋贷款都是王甲归还的。3、王甲没有自认过有12万元现金。王甲说的是股票资金帐户有12万元。10万元无论买什么都是国泰君安统一的帐户,王甲所有的股票都是在这一帐户内,10万元买了国债但又卖了并且继续进行其它操作,现要单独分割不合理。17万元是别人临时放在王甲账户内的,是做生意的钱。徐某的15万元国债应该进行分割。4、买天宝路房屋是王甲父母的钱,贷款是以王甲名义,但之前大家有约定,王甲父母出售自己名下的房屋,并且考虑到将来才会把王甲和孙子的名字写到产权证上。5、船务投资未成功。
  二审审理中,徐某表示若法院坚持将曲阳路房屋判归王甲,则要求法院拍卖房屋,得款双方各半分割。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书第5页顺数第12行至第19行有关天宝路房屋的事实认定本院不予确认,其余一审认定的事实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认为:婚姻的基础是夫妻感情,一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认定王甲、徐某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同时对王甲、徐某所欠的物业管理费所作的判决并无不当,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维持。双方所生之子的抚养问题,一审法院考虑孩子的意见所作的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孩子的抚养费及探视问题本院一并予以维持。本院审理中,徐某要求孩子随其共同生活,但徐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孩子有随母亲共同生活的意愿,故徐某有关孩子抚养问题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曲阳路房屋系王甲、徐某的夫妻共同财产,一审法院考虑照顾子女的原则及王甲已将房屋折价款交法院代管、审执兼顾的原则,判决离婚后该房屋归王甲所有并无不妥。由于曲阳路房屋归王甲所有,故一审判决曲阳路房屋内的财产亦归王甲所有,王甲支付徐某财产折价款亦无不当。徐某要求王甲给付股票资金债权分割款314,000元,其中包括一审判决王甲给付徐某的11.4万元,第二次离婚诉讼王甲自认在其处现金13万元的一半,徐某给付王甲10万元在国泰君安购买国债的一半,一审查明2006年3月20日王甲支取的17万元的一半。对于上述组成部分,其中第二次离婚诉讼2007年7月5日王甲自称其名下有现金12—13万元,结合第一次离婚诉讼王甲的陈述,以及一审审理中法院调取的国泰君安证券客户资金流水,王甲辩称是指自己股票账户资金的钱款可以采纳。否则,在第一次离婚诉讼双方都知道王甲有股票账户的情况下,王甲刻意隐瞒该账户,在第二次离婚诉讼中自认有另外现金12—13万元,不符合常理。故徐某要求分割王甲自认的13万元现金,本院不予支持。徐某要求分割给付王甲的10万元,根据徐某申请法院调取的国泰君安客户资金流水显示,在2004年10月12日存入王甲股票资金账户内10万元,2004年10月13日用资金101,016.24元购买了国债,2005年2月22日用金额100,178.24元出售了国债,应该说出售的国债钱款亦在王甲国泰君安资金账户内,用于股票的买卖,从该股票资金账户流水显示,王甲2005年10月26日提取现金2万元,该款提取于夫妻共同生活期间,双方也未涉及离婚诉讼,且数额并不巨大,故徐某要求获得给付王甲10万元的一半,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2006年3月20日王甲支取的17万元,系2006年3月17日、18日存入的钱款,其中3月17日的两笔钱款王甲已提供证据证明系案外人存入,考虑到该期间双方并未处于离婚诉讼期间,若王甲想要转移财产不必将钱款存入再取出,故王甲的说法予以采信,徐某要求分割该钱款,本院不予支持。15万元国债的问题,徐某认为其中3万元是其姐姐的,虽提供了其姐姐的书面说明,但该证据不足以证明徐某所主张的事实,一审按照15万元国债进行分割并无不妥。关于天宝路房屋,双方争议较大,因该房屋涉及案外人利益,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由于不处理天宝路房屋,因此对涉及天宝路房屋的事实,本院均不予审理与认定,徐某以其出资为由,要求王甲支付天宝路房屋折价款30万元,本院亦不予处理。徐某要求分得船务款10万元,对于该船务款双方争议较大,而作为船务款的当事人之一系案外人,因涉及案外人利益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徐某主张分得福慧公司净资产中王甲所占份额的一半,一审中徐某则是主张王甲在该公司投资额的一半100万元,二审中徐某改变了有关该公司的诉讼请求,为保护双方的诉讼权利,本案不宜直接处理,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徐某要求按照净资产分割王甲名下H股的香港股票,而王甲认为H股的香港股票内没有钱款,徐某也未举证证明,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至于双方当事人在本院审理中提到的徐某要求调查王甲中国银行账户资金流向明细,王甲要求调查徐某的工资、招商银行、广发银行账户,要求分割户名为徐某的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存款、要求保留生活费等,本院认为,一审庭审已涉及的内容,一审法院根据双方的诉辩称意见、双方的证据以及质证意见等所作的判决,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的或上诉请求未涉及的部分,当事人要求处理,本院不予采纳。一审庭审中未提及的内容,考虑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本案不宜处理。
  2009年8月3日,本院作出(2009)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71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0元,由徐某负担。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本案终审法院不当适用“审执兼顾”原则,未照顾女方权益,致利益有失公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有错误,理由如下:
  终审不当使用“审执兼顾”原则,仅依据王甲先将房屋折价款交至法院的情形,便将曲阳路房屋判归王甲所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参照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审执兼顾原则的若干意见》规定,共有房屋系以一方当事人名义抵押贷款购买的,一般判决由贷款方获得房屋权利,但须支付对方经济补偿(经银行等抵押权人同意变更贷款人等情况除外)。本案中,徐某是曲阳路房屋的主贷人,终审法院在审理中没有征求抵押权银行的意见,仅以王甲支付款项先到位就判决王甲得房,有违上述规定。
  此外,终审法院判决曲阳路房屋归王甲所有,也不符合妇女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本案王甲及其儿子王乙系本市天宝路房屋的共有人,而徐某除曲阳路房屋以外,没有证据证明其它处还有住房,故曲阳路房屋判归徐某所有更能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
  再审中,徐某称:1、王甲交到法院的105万元是夫妻共同财产,未经分割不能作为竞价款:2、天宝路房屋是王甲与其父母共同出资购买,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原审中王甲提供的关于该房的证据系伪造;3、王甲与他人开办公司的净资产大于投资额,要求按净资产比例作相应分割。
  王甲辩称:其是唯一向法院支付折价款的人,在儿子判给其的情况下,法院将曲阳路房屋判归其所有合理合法。
  再审中,徐某、王甲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经再审查明:原判决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再审另查明:2011年8月,徐某就要求主张其在天宝路房屋中有关权益,以及在福慧公司中有关权益所涉纠纷分别起诉至虹口法院,两案现均在审理中。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法院立案情况调查等证据为证,并经质证,应予认定。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徐某与王甲离婚时,对属于双方共有的曲阳路房屋该如何分割?徐某要求对天宝路房屋中属于王甲的产权份额,以及王甲在福慧公司中所占的净资产份额进行分割是否应被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9条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上述规定反映,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是婚姻法的基本原则,但在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特别是分割共有房屋时,法律也强调对子女利益的保护。
  本案中,鉴于徐某、王甲所生之子王乙明确表示父母离婚后愿随王甲共同生活;王甲、徐某除了曲阳路房屋外无其它共有房屋,双方对该房的价值220万元达成一致,且都要求该房归己所有,但原审诉讼中仅王甲将扣除尚余贷款外的一半房款交到法院以支付房屋折价款;至2008年9月,曲阳路房屋的尚余贷款相对于此时的房价,数额较小,从徐某、王甲的经济能力考察,无论哪一方得房,将该部分房贷付清都不成问题;至于天宝路房屋,因双方对该房争议较大,且又涉及案外人利益,原审对此并未处理。综上,原审根据本案具体情况,依据照顾子女等原则,将曲阳路房屋判归王甲所有,房屋剩余贷款由王甲负责归还,王甲向徐某支付房屋折价款106万元,尚无不妥。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鉴于王甲、徐某对天宝路房屋争议较大,该房又涉及案外人王甲父母利益,为了便于查明案件事实,更好地保护相关当事人合法权益,原审对天宝路房屋未予处理,明确王甲、徐某可另行解决。现徐某对此已另案提起诉讼,故原审的处理方式并无不当。至于王甲与他人合办的福慧公司的问题,原一审时徐某主张分得王甲在该公司投资额的一半100万元,法院以投资额已转为公司财产不能直接分割为由,对该部分财产未予处理。原二审时,徐某要求分得王甲所占该公司净资产额的一半,原二审法院以徐某改变了对该公司的诉请,从保护当事人诉讼权利角度,对该部分财产权益亦未处理,明确当事人可另行解决。现徐某对此也另案提起诉讼,故原审的处理方式亦无不妥。
  综上,原审判决应予维持。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09)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711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昌骏
代理审判员  王疆中
代理审判员  王怡红


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娜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10月修正)
  第一百八十六条 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二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
  第一百五十三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协议离婚制度
·购房用了女友名离婚房子..
·人民法院受理哪几类涉外..
·上海市各区县民政局婚姻..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范..
·法院判决离婚的理由:感..
·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
·杨振宁称与翁帆有代沟
·上海结婚登记手续
·涉外离婚的管辖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