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继承知识 >> 文章正文
老父再婚娶少妻 女儿索遗产 法律成功分家析产,亲情却陷入困境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资料照片

 
  □方林
一生积蓄为妻治病
    一个人的生活过了2年多,郑同金感到孤单难熬,便起了再娶的念头。发廊妹邹玉兰表示愿意照顾郑同金一辈子
    郑同金早年是广西南宁市一名工厂工人,40多岁时工厂改制,他离开了企业,想到自己有一身技术,于是决定再创业。他多方筹资办了一家配件制造厂,为一些大企业加工配件。由于他技术过硬,产品质量好,小厂办得红红火火,郑同金也赚了不少钱。
    郑同金用赚得的钱买了一套二居室商品房,与妻子一起过上了舒适的日子(女儿在外地)。不料,1996年妻子病倒了,这一病就是10年,他花去了30多万元,还耽误了办厂,但仍然未能留住妻子。2006年3月妻子病逝,不久,女儿也出嫁了。
    妻子病故后,他的配件制造厂因资金缺乏日渐没落,而且他年过六十,也没精力再办厂了,他不得不关掉了小厂。为妻子治病花去了大部分积蓄,现在企业又倒闭,郑同金生活日渐窘迫,他舍不得住购买的这套商品房,就在房顶搭了一间铁皮棚子住下来,将商品房出租。
    一个人的生活过了2年多,郑同金感到孤单难熬,便起了再娶的念头。2008年8月,他去发廊理发时,认识了在发廊打工的邹玉兰。聊天中,邹玉兰得知他是孤身一人过,说了很多关心的话,让郑老汉心里暖乎乎的。
    之后,郑老汉就经常去发廊理发,他也了解到27岁的邹玉兰离了婚,一个人四处打工谋生,日子过得也挺凄苦的。郑老汉不由动了跟她结婚的心思。
    一天,他找到邹玉兰,提出若邹玉兰跟他成个家,他可以拿出资金帮邹玉兰开个发廊,邹玉兰思考了一会儿后,表示愿意照顾郑同金一辈子。
讨个少妻遭女儿反对
    郑同金不顾女儿、女婿的反对,与邹玉兰领了结婚证。他们舍不得拿已出租的商品房当 “新房”,仍住在楼顶的铁皮屋里
    当郑同金跟女儿敏敏谈他再婚的事时,女儿了解到“准后妈”只有27岁又没固定工作时,对这桩婚事表示强烈反对,她认为邹玉兰嫁给父亲是另有所图,“你跟她同居可以,但不能结婚。 ”女婿也建议他去做婚前财产公证。
    郑同金对女儿女婿的建议不以为意,说:“人家一个27岁的姑娘愿意照顾我这个60多岁的老头,不要跟人家计较了,再说,我一个穷老头,又能图我什么。”他认为既然想跟人家一块儿生活,就要和她领结婚证,给人家一个合法地位。
    2009年1月12日,郑同金不顾女儿、女婿的反对,与邹玉兰领了结婚证。结婚以后他们舍不得拿已出租的商品房当“新房”,仍住在楼顶的铁皮屋里。
    就要过年了,郑同金打算取些钱出来购置年货。他打开箱子,发现存折和国库券不见了,总计有10万元。郑同金急了,四处寻找,后又打电话问女儿,女儿说不知道。
    无奈之下,郑老汉不死心,只有再找,这一找,又发现连户口本、房产证、医疗保险本也不见了,郑同金明白这些东西都是女儿拿了。
    在父亲再三追问下,女儿最终承认是她拿了。 “我身上没有钱了,又没有了收入,还有高血压,你不要拿走我的钱了。”郑同金劝女儿还回钱。“我不是拿你的钱,我是要回母亲留给我的遗产。 ”女儿回答。
    之后,郑同金不断与女儿交涉。他说:“你妈妈治病花去了30多万元,全部家当就剩下这10万元了,你留给我养老吧。”女儿坚持父亲的财产中有她母亲的遗产,她要得到母亲的遗产。
    听女儿这么一说,郑同金生气了,说要起诉到法院,不料女儿却叫他赶快起诉,说打起官司来,她最多也就返还给父亲80元,因为算起来,这10万元加上商品房的价钱,属于她继承的有99820元。
    郑老汉认为女儿的做法很没道理,去年5月初,他起诉到法院,向女儿讨要那10万元,接着女儿也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向父亲索要母亲遗产。 7月29日,法院审理郑同金的起诉案,判决敏敏返还从父亲家里拿走的10万元。敏敏表示服判,但又表示,要等到她的讼诉判决后再一起“结算”。
遗产和养老钱之争
    邹玉兰认为她对郑同金是真心的,决不是敏敏所猜测的那种不怀好意的人,“我是恨无法找个人作证,我会跟郑同金过一辈子。 ”
    9月15日,法院开庭审理敏敏起诉父亲案,在法庭上,父女俩开始还心平气和,可是说着说着,就争吵起来了。
    不过,争吵虽激烈,可旁人还是可以从两人的争吵中看到,他们的父女之情溢于言表。父亲说:“这是我的养老钱,你们年轻人挣钱的路子多的是,跟老人争什么呢。”女儿说:“我要的是母亲的遗产。”父亲说:“你对你母亲付出了多少?对我你又关心过多少?你有什么资格分这个钱? ”
    听到这里,女儿热泪纵横,“我原本在长沙工作好好的,为了照顾母亲,我辞掉工作回来了,一直都没找到工作……妈妈去世后,逢年过节我都不在夫家过,都是来陪你……”
    敏敏抹了抹眼泪,又说:“我现在不来争,恐怕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当着郑同金现在的妻子邹玉兰的面,敏敏表示了对她的不信任,说邹玉兰自认识父亲后,今天买项链明天买手机,她自己会理发手艺却不出去做事,这样的人可靠吗?值得和她一块生活吗?
    父亲则说:“我的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请你不要干涉我们夫妻的生活。”这下,敏敏也生气了,说:“你的钱你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我管不着,但你别把我应得的遗产花了,你得还给我。 ”
    法庭休庭后,笔者分别采访了敏敏、邹玉兰和郑同金。敏敏表示,她内心里并不想争这笔钱,她是担心父亲失去理智,一味顺着邹玉兰,经不住她的花言巧语,今天买这明天买那,三下五除二把钱折腾光了,“到老了病了最终还不是我来照顾他。 ”她争这笔钱,也是备着给父亲用,她不会花。
    邹玉兰认为她对郑同金是真心的,决不是敏敏所猜测的那种不怀好意的人,“我是恨无法找个人作证,我会跟郑同金过一辈子。 ”
    邹玉兰说她和郑同金结婚,也是因为看到郑同金没人照顾,同情他,“他女儿怀疑我,我偏要跟他结婚。”她说眼下没做事的确属实,因为原来打工的那家发廊关门了,同时也忙着与老郑的婚事,所以一时没找事做。她和老郑已商量好,过不久就去办个证开间发廊。她会努力赚钱,让老郑过上好日子。
父亲被判返还部分遗产
    正如女儿当初所说的那样,两次官司诉求的金额基本互相抵销。“叫我晚年怎么生活呀。”郑老汉直叹气
    对于这桩婚姻真实性如何,郑同金倒比较看得开,“就是年轻夫妻也很难说白头偕老,我们老夫少妻就一定保证能过永久?只要她现在愿意跟我生活,她即使是骗我,过了三年五载,不要我了,我也认了。 ”同时他认为他很了解邹玉兰,邹玉兰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清楚,决不是女儿所说的那种人。
    “为什么不去做个婚前财产公证呢?这样女儿就说不得你了。”笔者问。郑老汉说,他是半截子入土的人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归天了,他的财产公证了,到那一天,邹玉兰得到的钱就没多少了,她往后靠什么生活?
    “她照顾了我,不能落得到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郑老汉叹气说,他现在生活出现了困难,本打算用这笔钱和妻子一道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不至于坐吃山空。现在钱被女儿拿走了,不但小生意做不成了,生活费也没有了,往后的生活怎么办?
    法院开庭过后,法官又召集这父女俩做再一次调解,希望双方“有话好好说”,但女儿敏敏坚持自己的诉求。
    10月31日,郑同金从法院拿到了判决书。虽然他上次做原告的官司赢了,但这次当被告的官司输了,他被判返还女儿应得的那部分遗产。正如女儿当初所说的那样,两次官司诉求的金额基本互相抵销。“叫我晚年怎么生活呀。 ”郑老汉直叹气。
    这起官司中的几个当事人,可以说各说各有理,然而,细想起来,却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情与法在其中相互交织。我们不能说女儿不应该,因为在法律上,她的要求是被允许的,但她的父亲因这场官司陷入困境,却又让人感到她这么做有违情理。情与法到底如何做到有机的统一,看来还需要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体谅和理解。
(文中人名为化名)
    六旬老汉郑同金的妻子一病就是10年,他花了30多万元,仍然未能留住妻子。 2006年3月,妻子病逝,不久,女儿也出嫁了。3年后,郑同金感到孤单难熬,便与一名27岁的年轻发廊女子结婚,女儿敏敏却认为这名女子另有所图,极力反对。在反对无效的情况下,她向父亲索要母亲的遗产。父亲则认为,他给前妻治病已花去了大部分积蓄,仅存的10万元是他的养老钱,他不肯 “分”给女儿。父女俩为此争得不可开交,你起诉我,我起诉你。
    2009年12月11日,法院判决父亲郑同金返还女儿敏敏诉求的遗产。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协议离婚制度
·购房用了女友名离婚房子..
·人民法院受理哪几类涉外..
·上海市各区县民政局婚姻..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范..
·法院判决离婚的理由:感..
·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
·杨振宁称与翁帆有代沟
·上海结婚登记手续
·涉外离婚的管辖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